页面载入中...

第一批彩色纪录片《解放了的中国》被修复

admin 短篇合集500篇 2020-02-16 469 0

  任鸿飞与林丹妙的非洲之行,有段对话:

  任鸿飞说,从生物的、物质的循环圈来看,人类和我们个人,都不过是大自然循环中的一环,一切似乎都在冥冥中注定。

  吴云岳回忆,从2006至2008年,全国上下迎来了胶片电影拍摄和拷贝的高潮,“全国的洗印厂都是这样,都忙不过来。2003年的时候,就有消息传来,数字发展得很快,说要开始搞电影修复,还要搞数字电影,我就在想这哪年哪月,感觉很遥远的事”。

  胶片电影的“命运”急转直下,“打”得吴云岳措手不及。从2011年开始,胶片的拷贝“一下子就没有了,我记得最后一部译制片好像是12年3月份就结束了”。2016年,国内最后一条胶片生产线的关闭,曾经盛极一时的胶片电影终成历史。

  从1973年进厂到2016年退休,为胶片和电影奋斗43年的吴云岳看着如今生了锈、蒙了灰的机器,失落神色难掩。他坦言:“(胶片电影)好在画面的质感、彩色的饱满度,那种层次丰富感,如果你比较的话,肯定会选胶片的。但是它有好多局限性,比如拍摄时候的曝光、准确度、采景环境,还有胶片的特性”。

admin
第一批彩色纪录片《解放了的中国》被修复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